未雨绸缪 孕育新中国航运业
来源:厦门日报 发布于:2017-09-06 10:20
 
 

  【核心阅读】

  “‘海丝’路上许多万吨以上的轮船,都有我们的集美校友;世界上许多港口,也都有集美校友的身影。”集美航海出身,历来是集美航海人最为自豪的事。他们心中都有一位伟大的“校主”——陈嘉庚先生,上世纪20年代初,他为振兴中国航运业,呕心沥血创办起集美水产航海教育,主张“德智体三育并重”,即便在艰苦的抗战时期仍弦歌不辍,播迁至安溪、大田等地,在艰苦的条件下坚持办学,为新中国航运业培养了大量的中坚人才。

  “Aboard many ships with a DWTC of ten thousand or above along the ‘Maritime Silk Road’ are to be found with the graduates or alumni from Jimei Navigation Institute, so are they to be met on many ports around the world”. They graduated from Jimei Navigation Institute, which is their lifelong pride. At the bottom of their heart stands a proud figure, the founder of Jimei School, Mr Chen Jiageng. At the beginning of 1920s, with a passionate dream of invigorating China’s marine industry, he spared no effort in establishing aquatic fishery and marine navigation in Jimei, advocating “equal weight in morality, intellectual and athletics in education”. Eve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aggression when Jimei Schools were perforce relocated to Anxi and Datian Counties, education never ceased at those hard times, thus cultivating a host of top talents for China’ marine industries.

 

  集美大学航海学院开展航海技能竞赛。(资料图/本报记者 姚凡 摄)

  本报记者 林桂桢

  1949年5月28日,陈嘉庚登上“振盛”轮,回国参加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远目碧海晴空,他的心情是兴奋和自豪的——这艘船从注册船东,到船长、船员及船上的见习生,都来自他创办的集美学校。

  集美航海教育是新中国航运业的一块重要奠基石。及至今日,仍在源源不断地为国家输送航运人才。而作为国际航运中心的厦门港,现今是全国第七、世界第十五的大港,跻身全国四大邮轮母港之一。在当今“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厦门以全新的定位和角色谱写新的故事,着力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支点城市。

  从涉足航运业到兴办航海教育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国际航运受到波及,陈嘉庚在南洋经营的罐头、大米等产品的进出口之路受阻。他当机立断先后租赁、购买了四艘轮船,除了自己运输货物,还承揽他人的货物运输。

  这让陈嘉庚意识到航运业对国计民生的重要性。而在当时门户洞开、强邻环伺、海权旁落的中国,像样的货轮都不多,更别提发展航运业了。

  陈嘉庚认为,欲振兴航运业,必须培育多数之行业人才。为“内立民生,外振国权”,他决心在集美学校开办航海教育。1920年2月,集美学校水产科正式开办,渔航兼修,1925年改称水产航海部,1927年改部为校,定名为集美水产航海学校。

  资助学生留学再返国任教

  为引进师资,陈嘉庚早在1917年就以毕业后到集美任教为条件,资助3名上海吴淞水产学校的学生前往日本深造。1924年到1925年,他又先后资助5名学生赴日深造。

  而在培养学生方面,陈嘉庚明确主张“德智体三育并重”,反对学生“如机械一样”地“死读书”。为让学生毕业即能胜任海上作业,陈嘉庚斥巨资先后建造、购买“集美一号” “集美二号”等多艘船艇,购置诸多航海仪器,供学生实践操作。

  在体育方面,集美水产航海学校侧重游泳、器械操练、武术和军事训练。陈嘉庚开辟大操场,建造游泳池,学校采取半军事化管理,开展射击、海军战术等为主的军事训练。得益于此,集美航海学子的“诚毅”特质在业界备受认可。

  近百年培养3万多航运人才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全国原有的水产航海类学校陆续停办,只有集美水产航海学校播迁至安溪、大田等地,师生们在山间小河上搭台练跳水。这些学子相继成为新中国航运业的中坚力量,避免了人才断层。

  新中国航运业的发展始终牵动着陈嘉庚的心弦。在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上,他提出“在沿海各重要地区设立水产航海学校案”。1956年2月,他在全国政协二届二次会议上再次言及此事,“希望有关部门对培养此类(水产、航海)技术人才加以注意”。

  上世纪80、90年代,航运业圈子里流传这样一种说法:在中国的航海人才“版图”中,集美航海与大连海运学院、上海海运学院“三分天下”。近百年来,集美航海培养了3万多名中高级航海人才,为厦门、为中国乃至东南亚地区的航运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历史照片】

  培养航海人才

  理念影响深远

 

  抗日战争时期,全国原有的水产航海类学校陆续停办,只有集美水产航海学校播迁至安溪、大田等地坚持办学。图为学校内迁大田县时,在均溪搭建高台开展跳水训练。(资料图)

 

  在培养学生方面,陈嘉庚明确主张“德智体三育并重”,他在集美水产航海学校开辟大操场,建造游泳池,学校采取半军事化管理,开展射击、海军战术等为主的军事训练。(资料图)

  【成就展示】

  厦门交通

  沟通台海

  连通世界

 

  在厦门海沧嵩屿码头内,一艘国际集装箱货轮在卸装。

  ■厦门港是全国第七、世界第十五的大港,是我国四大国际航运中心之一

  ■铁路、航空、港口的运输发展,让海陆丝绸之路在厦门交汇携手

  本报记者 徐景明

  交通方面翻天覆地的变化,足以说明厦门改革开放以来的伟大成就。

  港口运输方面,回首特区建设之初,厦门港还是一座小渔村。现在,处于两岸航运物流业交流最前沿的厦门港,已是全国第七、世界第十五的大港,是我国四大国际航运中心之一,也是全国四大邮轮母港之一。目前,厦门港拥有北美、欧洲、地中海、中东、澳洲、非洲、东南亚及东北亚等航线143条,已通达金砖国家俄罗斯、南非、印度等国的多个港口,成为厦门与“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之间经贸往来的最紧密纽带。

  当今,厦门公路通车总里程2051公里(不含自然村道),高速公路、国道、省道和城市快速路网脉络清晰。国内第一座跨海大桥厦门大桥、亚洲第一座特大型三跨全漂浮钢箱梁悬索桥海沧大桥、集美大桥、公铁两用跨海大桥杏林大桥、中国内地第一条海底隧道翔安隧道相继建成通车……厦门逐渐形成了“四桥一隧”、“两环八射”的路网格局。

  铁路方面,2010年福厦铁路通车,厦门进入“高铁时代”。随后,龙厦铁路、向莆铁路、厦深铁路、合福高铁、赣瑞龙铁路相继通车,铁路发展速度可谓一日千里。融入国家全新的对外开放格局,厦门视野更加广阔。从海沧港区始发的中欧(厦门)班列,已先后开通波兰罗兹、德国纽伦堡、荷兰蒂尔堡、俄罗斯莫斯科4个终点站,且通过海铁联运延伸至台湾地区,对接东盟,实现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陆上丝绸之路的交汇携手。

  航空方面,上世纪80年代始建时,厦门机场创造了一年零九个月完工的特区速度;随后,其在全国机场中第一个实行属地化管理,比国内其他机场提早15年建立现代企业制度;2016年,日高峰起降航班达四五百班,航线通达欧洲、北美洲、大洋洲、亚洲,已是中国五大口岸机场之一。

  【人物专访】

  集美大学航海学院党委书记林斯丰:

  校主办航海教育有“独门秘方”

  对于水产航海教育,陈嘉庚在德育方面强调“服务实业,首重道德”,智育方面坚持“知识与技能并重”,体育方面则强调“旨在适应海上生活”。

  本报记者 林桂桢

  陈嘉庚不仅是商业巨擘、伟大的教育家,他对航运业也颇为在行。集美大学航海学院党委书记林斯丰介绍,从小在渔乡集美长大,后来一度在南洋兼营海上运输,陈嘉庚在近百年前就预见到港口运输的重要性,并在家乡兴办航海教育。如今,厦门已跻身我国四大国际航运中心之列,这正与嘉庚先生超前的理念一脉相承。

  陈嘉庚办水产航海教育有自己的一套“独门秘方”——强调“德智体三育并重”。德育方面,强调“服务实业,首重道德”。除了按“诚毅”校训统一教育学生外,还针对水产航海专业,提出品行方面注重“忠、恕”二字,修业方面注重“勤”“敏”二字。

  智育方面,陈嘉庚坚持“知识与技能并重”的原则。学校在课程安排上,实习和技能训练约占三分之一。为保证学生的实习条件,陈嘉庚不惜花重金购置充足的教学设备,先后购买和建造了多艘船艇作为实习船,作为学生操艇练习和采集海上标本用。

  体育方面,强调“旨在适应海上生活”。陈嘉庚开辟大操场、建造游泳池,延揽一些体育健将为体育教师,侧重游泳、器械操练、武术和军事训练,以练就敏捷的身手,增强逢险防卫的技能。

  为鼓励学生学习水产航海,陈嘉庚特地规定水产航海学生学膳宿费均免。他还要求报考集美水产航海学校的学生要有从事水产航海事业的坚定志向。林斯丰认为,这种招生方向,对提高教育质量和巩固学生的专业思想,起到了重要的保证作用。

  【亮点点击】

  浩瀚宇宙

  闪耀“陈嘉庚星”

  虽然嘉庚先生已经离开我们56年,但浩瀚的宇宙里,有颗“陈嘉庚星”依旧闪耀。

  1964年11月9日晚,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发现一颗新的小行星。1983年12月,国际小行星中心将它正式编为2963号小行星。

  为纪念陈嘉庚毕生倾资兴学、为我国教育事业做出巨大贡献,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将第2963号行星命名为“陈嘉庚星”。1990年11月5日,陈嘉庚奖暨“陈嘉庚星”命名大会在厦门大学建南大礼堂举行,“陈嘉庚星”正式进入人们视野。

  (本报记者 林桂桢 整理)

  美国顶尖学府

  矗立陈嘉庚大楼

  陈嘉庚先生的影响并不局限于厦门。在美国著名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有一座以陈嘉庚名字命名的“陈嘉庚(化学)大楼”。

  上世纪九十年代, 陈嘉庚国际学会会长李远哲教授发起筹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陈嘉庚(化学)大楼”,陈嘉庚的侄子陈共存等人积极筹款,帮忙促成。1997年4月,陈嘉庚(化学)大楼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落户”。这是美国著名学府中有史以来第一幢以华人命名的大楼。

  加州大学是全世界最顶尖的大学之一,陈嘉庚(化学)大楼在此落成,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嘉庚先生在教育界的分量。

  (本报记者 林桂桢 整理)